社科網(wǎng)首頁(yè)|論壇|人文社區|客戶(hù)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網(wǎng)
個(gè)體化時(shí)代的群體性興奮——社會(huì )學(xué)視野中的廣場(chǎng)舞和“中國大媽”
張兆曙
人文雜志 2016年03期
2016-10-21

  題 目:個(gè)體化時(shí)代的群體性興奮——社會(huì )學(xué)視野中的廣場(chǎng)舞和“中國大媽”

  作 者:張兆曙

  來(lái) 源:人文雜志 2016年03期

  摘 要:近年來(lái)中國城市普遍興起的廣場(chǎng)舞所導致的噪音擾民問(wèn)題,正在成為一個(gè)日益嚴重的社會(huì )性問(wèn)題,甚至陷入某種治理上的困境。廣場(chǎng)舞的治理困境是特定的休閑健身形式與特定的社會(huì )主體相結合的產(chǎn)物。本文的研究表明,廣場(chǎng)舞的音效特征、表達性需求和“大場(chǎng)面”的組織形式分別構成廣場(chǎng)舞噪音擾民的物理根源、社會(huì )心理根源和組織根源。其中,“大場(chǎng)面”的組織形式充當了一種強化機制,能夠放大廣場(chǎng)舞的物理音效和“廣場(chǎng)舞大媽”的表達性需求。同時(shí),由于職業(yè)境遇和家庭關(guān)系的變化以及個(gè)體生命歷程的結構性變遷,“廣場(chǎng)舞大媽”失去了她們極為珍視的“共同存在”。但是,“廣場(chǎng)舞大媽”在“大場(chǎng)面”的組織形式中盡情表達了一種群體性興奮,并意外地建構了一種真實(shí)的“共同存在”。在這個(gè)意義上,廣場(chǎng)舞已經(jīng)超越了它的自然屬性及其發(fā)生主體,成為一種時(shí)代的隱喻,即個(gè)體化時(shí)代的群體性興奮。正是這種具有自我維護傾向的群體性興奮導致了廣場(chǎng)舞噪音的治理困境。

  關(guān)鍵詞: 廣場(chǎng)舞; 中國大媽?zhuān)?治理困境; “大場(chǎng)面”組織形式; 群體性興奮

  全 文: 個(gè)體化時(shí)代的群體性興奮——社會(huì )學(xué)視野中的廣場(chǎng)舞和“中國大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