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wǎng)首頁(yè)|論壇|人文社區|客戶(hù)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網(wǎng)
用新思想指導新時(shí)代的社會(huì )治理創(chuàng )新
李培林
人民日報 2018年02月06日
2018-02-07

  習近平同志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圍繞建設平安中國、加強和創(chuàng )新社會(huì )治理作出一系列重要部署,提出一系列重要舉措。其中一項重要任務(wù),是加強和創(chuàng )新社會(huì )治理,維護社會(huì )和諧穩定。完成好這項任務(wù),需要認真分析我國社會(huì )治理形勢發(fā)生的新變化,弄清社會(huì )治理面臨的新問(wèn)題、新挑戰,以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指導新時(shí)代的社會(huì )治理創(chuàng )新,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huì )治理格局。

  我國社會(huì )治理形勢發(fā)生新變化 

  改革開(kāi)放40年來(lái),我國改革發(fā)展實(shí)踐取得的一條非常重要的經(jīng)驗,就是在改革和發(fā)展的同時(shí)保持社會(huì )和諧穩定。沒(méi)有和諧穩定的社會(huì )秩序,什么事都干不成。40年來(lái),伴隨深刻的經(jīng)濟體制變革和社會(huì )結構巨變,我國不斷加強和創(chuàng )新社會(huì )治理,在保證社會(huì )和諧穩定的同時(shí)也不斷激發(fā)社會(huì )活力。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我國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社會(huì )治理之路,善于把黨的領(lǐng)導和社會(huì )主義制度優(yōu)勢轉化為社會(huì )治理優(yōu)勢,不斷完善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社會(huì )治理體系,把平安中國建設放在重要的位置上,強調發(fā)展是硬道理、穩定也是硬道理,社會(huì )治理形勢出現一系列積極變化。

  社會(huì )治理形勢出現根本性好轉。近5年來(lái),我國打破了犯罪率隨著(zhù)現代化推進(jìn)必然升高的西方“魔咒”,嚴重暴力犯罪案件、群體性事件、信訪(fǎng)總量、非正常上訪(fǎng)量等社會(huì )秩序的關(guān)鍵性指標同時(shí)出現下降趨勢,特別是成為世界上命案發(fā)案率最低的國家之一。同時(shí),互聯(lián)網(wǎng)依法治理初見(jiàn)成效,虛擬社會(huì )不再是法外之地。根據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全國社會(huì )狀況綜合調查的結果,2013—2017年,我國城鄉居民的總體社會(huì )安全感有所上升,特別是個(gè)人和家庭財產(chǎn)安全感、人身安全感明顯提升。我國社會(huì )總體安全的好局面,在國際社會(huì )亂局交織、一些國家內亂不斷和恐怖襲擊時(shí)常發(fā)生的背景下,在我國社會(huì )結構和利益格局繼續發(fā)生深刻變化的進(jìn)程中,實(shí)屬來(lái)之不易,也為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創(chuàng )造了必要的良好環(huán)境。

  新的社會(huì )治理體制基本形成。我國已基本建成黨委領(lǐng)導、政府負責、社會(huì )協(xié)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的社會(huì )治理體制,提高了社會(huì )治理社會(huì )化、法治化、智能化、專(zhuān)業(yè)化水平,形成了預防和化解社會(huì )矛盾機制、社會(huì )治安防控體系、安全生產(chǎn)責任制、社區治理體系和國家安全體系,增強了全社會(huì )防范和抵御安全風(fēng)險的能力。

  初步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huì )治理格局。在現代社會(huì )治理中,政府是社會(huì )治理的主導力量,但已不是社會(huì )治理的唯一主體,企事業(yè)單位、社會(huì )組織、城鄉社區居民組織、社會(huì )公眾等都成為參與社會(huì )治理的力量。社會(huì )治理的廣泛社會(huì )參與,有效降低社會(huì )治理的行政成本,提高了社會(huì )治理效益,初步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huì )治理格局。

  在多個(gè)社會(huì )治理領(lǐng)域出現積極的重要轉折點(diǎn)。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進(jìn)入新時(shí)代,我國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也進(jìn)入新時(shí)代,在城鎮化進(jìn)程、人口結構、職業(yè)結構、勞動(dòng)力供給、收入分配、消費方式等領(lǐng)域都出現了一些積極的重要轉折點(diǎn),對社會(huì )治理形勢產(chǎn)生深刻影響。比如,隨著(zhù)國有企業(yè)改革的深入和各項社會(huì )政策的完備,上世紀90年代末國企改革引發(fā)的職工下崗潮已不會(huì )再出現;隨著(zhù)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大力推進(jìn),因征地拆遷引發(fā)的群體性事件頻發(fā)時(shí)期也已基本結束。在社會(huì )治理形勢出現積極變化的同時(shí),社會(huì )治理面對的問(wèn)題呈現出復雜化、多樣化、網(wǎng)絡(luò )化以及利益訴求和價(jià)值追求交織化等一系列新特征。

  新時(shí)代社會(huì )治理面臨的新問(wèn)題、新挑戰 

  習近平同志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進(jìn)入新時(shí)代,我國社會(huì )主要矛盾已經(jīng)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cháng)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fā)展之間的矛盾。我國社會(huì )主要矛盾的變化是關(guān)系全局的歷史性變化,對黨和國家工作提出了許多新要求,使我國社會(huì )治理面臨一系列新問(wèn)題、新挑戰。

  深刻的經(jīng)濟社會(huì )變革對社會(huì )治理提出新問(wèn)題、新挑戰。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隨著(zhù)經(jīng)濟體制變革和經(jīng)濟持續增長(cháng),我國社會(huì )也發(fā)生巨變,主要表現在:階層結構和利益格局復雜化,財富和收入差距較大;職業(yè)選擇和勞動(dòng)就業(yè)市場(chǎng)化,社會(huì )流動(dòng)加快;處于原有單位體制之外的“社會(huì )人”成為就業(yè)主體;社區社會(huì )化,在原有的熟人街道社區、單位大院社區之外,出現大量商品房陌生人社區,還有城鄉接合部的雜居社區;家庭小型化,單身家庭、單親家庭、空巢家庭等不斷增多,家庭的教化功能有所弱化;價(jià)值觀(guān)念發(fā)生深刻變化,需要重塑道德約束和社會(huì )信用;等等。這些深刻的社會(huì )變化加大了社會(huì )治理難度,對社會(huì )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提出新問(wèn)題、新挑戰。

  人民日益增長(cháng)的美好生活需要對社會(huì )治理提出新問(wèn)題、新挑戰。隨著(zhù)基本物質(zhì)生活需要得到滿(mǎn)足,人們對生活質(zhì)量有了更高的要求。比如,更需要多樣化、個(gè)性化、高性?xún)r(jià)比的消費產(chǎn)品,不再滿(mǎn)足于大批量、排浪式的大眾消費;更加重視與健康有關(guān)的食品安全和醫療安全,食品安全感和醫療安全感已經(jīng)成為影響總體安全感的重要因素;更加渴望看得見(jiàn)藍天、呼吸清新的空氣、飲用清潔的水,生態(tài)環(huán)境污染和惡化成為社會(huì )關(guān)注的焦點(diǎn)問(wèn)題;等等。這些社會(huì )生活層面的新變化,也對以解決民生問(wèn)題為重點(diǎn)的社會(huì )治理提出新問(wèn)題、新挑戰。

  人們對主觀(guān)感受和價(jià)值追求的重視對社會(huì )治理提出新問(wèn)題、新挑戰。隨著(zhù)物質(zhì)需要逐步得到滿(mǎn)足,人們有了更高的社會(huì )心理需要。面對快節奏、工作壓力大、存在未知風(fēng)險、由陌生人構成的現代社會(huì ),人們的心理孤獨、抑郁、壓力、焦慮需要疏導和釋放渠道,也更希望有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公平感。而且,隨著(zhù)經(jīng)濟發(fā)展和社會(huì )進(jìn)步以及教育文化水平普遍提高,人們的民主意識、法治意識、權利意識、社會(huì )參與意識都在日益增強。這些社會(huì )心態(tài)層面的變化,也對社會(huì )治理提出新問(wèn)題、新挑戰。

  網(wǎng)絡(luò )社會(huì )的興起對社會(huì )治理提出新問(wèn)題、新挑戰?;ヂ?lián)網(wǎng)的快速發(fā)展造成無(wú)限擴展的虛擬社會(huì )空間,在給人們生活帶來(lái)無(wú)數方便的同時(shí)也帶來(lái)新的社會(huì )治理問(wèn)題和挑戰。特別是以手機為基本平臺的網(wǎng)絡(luò )社會(huì ),使人們的生活步入實(shí)時(shí)、交互、快捷、高頻的“微時(shí)代”,自主開(kāi)放的自媒體話(huà)語(yǔ)權,隱蔽性的信息源,交互快速的傳播方式,碎片化、泛娛樂(lè )化、真假難辨的海量信息等等,使網(wǎng)絡(luò )社會(huì )與現實(shí)社會(huì )高度互動(dòng)。這使社會(huì )輿論、社會(huì )情緒甚至社會(huì )行為以新的機制形成,傳統的社會(huì )管理已難以奏效。尤其是網(wǎng)絡(luò )犯罪已成為第一大犯罪類(lèi)型,“暗網(wǎng)”成為毒品、色情、暴力泛濫的黑色空間。網(wǎng)絡(luò )社會(huì )治理成為考驗社會(huì )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熱點(diǎn)、焦點(diǎn)和難點(diǎn)問(wèn)題。

  新型社會(huì )風(fēng)險對社會(huì )治理提出新問(wèn)題、新挑戰。當今世界,現代化的推進(jìn)特別是新科技不斷產(chǎn)生,在推動(dòng)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的同時(shí),也使人類(lèi)社會(huì )進(jìn)入現代“風(fēng)險社會(huì )”?,F代風(fēng)險不同于傳統風(fēng)險的最大特征就是不確定性和難以預測性,其迅速而廣泛的傳播可能造成大范圍社會(huì )恐慌。比如,恐怖主義襲擊帶來(lái)的普遍社會(huì )緊張和社會(huì )不安;未知流行病和生態(tài)環(huán)境危機引發(fā)的社會(huì )恐慌;股災、銀行倒閉、債務(wù)危機等金融風(fēng)險可能導致的大規模社會(huì )恐慌傳導;等等。新型社會(huì )風(fēng)險帶來(lái)的新問(wèn)題、新挑戰,考驗著(zhù)各國的社會(huì )治理。

  在新時(shí)代加強和創(chuàng )新社會(huì )治理,必須把握這些新趨勢,研究這些新問(wèn)題,積極應對新挑戰,采取穩妥、有效、管用的措施,建立保證長(cháng)治久安的機制和制度,大力提高社會(huì )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

  以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為指導加強和創(chuàng )新社會(huì )治理 

  面對我國社會(huì )治理形勢的新變化以及出現的新問(wèn)題、新挑戰,我們要以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為指導,按照黨的十九大的部署和要求,加強和創(chuàng )新社會(huì )治理,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huì )治理格局,把社會(huì )治理的新任務(wù)、新要求、新舉措落實(shí)到具體工作中,維護社會(huì )和諧穩定,確保國家長(cháng)治久安、人民安居樂(lè )業(yè)。

  完善社會(huì )治理體制。黨委領(lǐng)導、政府負責、社會(huì )協(xié)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的社會(huì )治理體制,是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國家治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我國社會(huì )治理的基本體制,要在實(shí)踐中不斷加強和完善。要善于把黨的領(lǐng)導和我國社會(huì )主義制度優(yōu)勢轉化為社會(huì )治理優(yōu)勢,同時(shí)也要注重動(dòng)員各種社會(huì )力量參與社會(huì )治理,發(fā)揮社會(huì )組織作用,實(shí)現政府治理和社會(huì )調節、居民自治良性互動(dòng),形成有效、管用、節約行政成本的社會(huì )治理機制,努力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huì )治理格局,增強社會(huì )治理的預見(jiàn)性、精準性和高效性。

  積極回應人民的新期待。適應人民群眾對平安生活的新要求,加快社會(huì )治安防控體系建設,依法打擊和懲治黃賭毒黑拐騙等違法犯罪活動(dòng),依法保護人民人身權、財產(chǎn)權、人格權。弘揚生命至上、安全第一的思想,健全公共安全體系,完善安全生產(chǎn)責任制,堅決遏制重特大安全事故。維護國家法制統一、尊嚴、權威,加強人權法治保障,保證人民依法享有廣泛權利和自由。適應人民日益增長(cháng)的美好生活需要,不斷促進(jìn)社會(huì )公平正義,形成有效的社會(huì )治理、良好的社會(huì )秩序、和諧穩定的社會(huì )環(huán)境,使人民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實(shí)、更有保障、更可持續。

  推動(dòng)社會(huì )治理重心向基層下移。加強社區治理體系建設,推動(dòng)社會(huì )治理重心向基層下移。圍繞鄉村振興戰略“產(chǎn)業(yè)興旺、生態(tài)宜居、鄉風(fēng)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钡目傄?,加強農村基層基礎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鞏固基層政權,完善基層民主制度,保障人民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監督權,推進(jìn)基層協(xié)商以及社會(huì )組織協(xié)商。

  大力推進(jìn)依法社會(huì )治理。把全面依法治國基本方略落實(shí)到社會(huì )治理實(shí)踐中。社會(huì )治理的主體要尊法學(xué)法守法用法,依法進(jìn)行社會(huì )治理,保證人民依法通過(guò)各種途徑和形式管理國家事務(wù),管理經(jīng)濟文化事業(yè),管理社會(huì )事務(wù)。擅于運用法治思維、法治方式解決社會(huì )治理問(wèn)題、社會(huì )矛盾和社會(huì )沖突,保證人民依法享有廣泛權利和自由。在加強依法治理的同時(shí),也要發(fā)揮德治的作用,更好引領(lǐng)和規范社會(huì )生活,努力實(shí)現法安天下、德潤人心。

  營(yíng)造清朗的互聯(lián)網(wǎng)空間。維護國家互聯(lián)網(wǎng)主權,加強互聯(lián)網(wǎng)內容建設,建立網(wǎng)絡(luò )綜合治理體系。依法加強網(wǎng)絡(luò )社會(huì )治理,加強對網(wǎng)絡(luò )新技術(shù)新應用的管理,確?;ヂ?lián)網(wǎng)可管可控。健全基礎管理、內容管理、行業(yè)管理以及網(wǎng)絡(luò )違法犯罪防范和打擊等工作聯(lián)動(dòng)機制,健全網(wǎng)絡(luò )突發(fā)事件處置機制。建立法律規范、行政監督、行業(yè)自律、技術(shù)保障、公眾監督、社會(huì )教育相結合的互聯(lián)網(wǎng)管理體系。推動(dòng)互聯(lián)網(wǎng)全球治理體系變革,深化網(wǎng)絡(luò )空間國際合作,攜手構建網(wǎng)絡(luò )空間命運共同體。

  (作者為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副院長(cháng)、學(xué)部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