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wǎng)首頁(yè)|論壇|人文社區|客戶(hù)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網(wǎng)
不同階層基本獲得感狀況調查
王俊秀 陳滿(mǎn)琪 高文珺等
北京日報 2017年12月25日第14版
2018-03-09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中國共產(chǎn)黨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這明確了以人民幸福為奮斗目標的幸福發(fā)展觀(guān)。十九大報告還指明了社會(huì )心態(tài)培育和社會(huì )心理服務(wù)的方向,提出“加強社會(huì )心理服務(wù)體系建設,培育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積極向上的社會(huì )心態(tài)”的要求。多年來(lái),社會(huì )心態(tài)藍皮書(shū)的研究一直把社會(huì )需求、幸福感、安全感、社會(huì )公平、社會(huì )信任、社會(huì )支持、社會(huì )價(jià)值觀(guān)、社會(huì )預期、獲得感等作為核心研究?jì)热?。本年度社?huì )心態(tài)藍皮書(shū)的主題是“社會(huì )階層與獲得感”,旨在關(guān)注不同階層民眾基本獲得感狀況。

認為自己處于社會(huì )中層的比例呈現增長(cháng)趨勢,對未來(lái)及下一代階層預期較樂(lè )觀(guān)

  課題組以13703個(gè)城市居民數據為基礎,分析了人們主觀(guān)社會(huì )階層的現狀、主觀(guān)評定的社會(huì )階層的變化特點(diǎn)和人們對于社會(huì )階層的預期,探討了客觀(guān)社會(huì )經(jīng)濟地位和主觀(guān)社會(huì )階層之間的聯(lián)系。調查發(fā)現,人們對自己主觀(guān)社會(huì )階層層級的評估從過(guò)去、現在到未來(lái),呈現逐漸上移的特點(diǎn)。當前的主觀(guān)社會(huì )階層以中層偏中下為主,而人們回想自己5年前或剛參加工作時(shí)的社會(huì )階層,則表現出中下偏低的階層認同特點(diǎn)。在預期自己5年后的社會(huì )階層時(shí),人們的社會(huì )階層認同以中層偏中上為主,而預期自己下一代的社會(huì )階層時(shí),認為下一代會(huì )處于社會(huì )中上層和上層的人占多數??梢?jiàn),大家對于未來(lái)生活的預期,尤其是對于下一代社會(huì )階層的預期比較樂(lè )觀(guān)積極。

  男性的社會(huì )參與經(jīng)歷一般多于女性

  近年來(lái),如何引導和規范社會(huì )參與已成為中國社會(huì )的熱點(diǎn)和焦點(diǎn)問(wèn)題。課題組通過(guò)考察和對比民眾在網(wǎng)上參與社會(huì )問(wèn)題討論、志愿服務(wù)活動(dòng)、反映意見(jiàn)、環(huán)境保護和舉報腐敗五個(gè)領(lǐng)域的社會(huì )參與意愿和參與經(jīng)歷,探討中國當前社會(huì )參與狀況,同時(shí)進(jìn)一步考察性別、年齡、收入、受教育程度等人口學(xué)變量和主客觀(guān)社會(huì )地位對社會(huì )參與的影響。結果顯示,從社會(huì )參與經(jīng)歷在人口學(xué)變量上的差異來(lái)看,性別上,男性的社會(huì )參與經(jīng)歷多于女性;收入上,收入水平越高,社會(huì )參與經(jīng)歷越多,但在社會(huì )參與意愿方面,反而是收入越低,社會(huì )參與意愿越強;在受教育程度上,整體趨勢是受教育程度越高,社會(huì )參與經(jīng)歷越多,但在社會(huì )參與意愿方面,反而是受教育程度越低,社會(huì )參與意愿越高。因此,一方面要創(chuàng )設低收入、低受教育程度個(gè)體的社會(huì )參與途徑;另一方面要提升高收入、高受教育程度個(gè)體的社會(huì )參與意愿。此外,從參與經(jīng)歷來(lái)看,更重要的是提升民眾的收入水平和受教育程度。

  不同出生年份個(gè)體的主觀(guān)幸福感呈“倒U形”

  當下,幸福感不僅是個(gè)體層面的變量,更是衡量整個(gè)社會(huì )穩定的重要因素之一。從2007年開(kāi)始,國家統計局與中央電視臺聯(lián)合主辦的《經(jīng)濟生活大調查》每年都評選出“中國最具幸福感的十大城市”。在黨的十八大報告、十九大報告中,“多謀民生之利、多解民生之憂(yōu)”等民生問(wèn)題一直貫穿始終。包括美聯(lián)社在內的外媒認為“幸福感”是中國政府近年工作的主題。

  調查顯示,不同出生年份個(gè)體的主觀(guān)幸福感呈“倒U形”,“00后”主觀(guān)幸福感較高,“90后”主觀(guān)幸福感最低,而后逐漸上升,“40后”的主觀(guān)幸福感基本和“00后”持平。不同出生年份個(gè)體的主觀(guān)幸福感主要表現在所擔負的任務(wù)對主觀(guān)幸福感的影響上,“00后”個(gè)體處在學(xué)生階段,主要面臨學(xué)業(yè)任務(wù),整體比較幸福。而“90后”“80后”“70后”個(gè)體則需要承擔職場(chǎng)責任、家庭責任,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齡階段,主觀(guān)幸福感低于其他年齡階段的個(gè)體,但仍在4分“中立”以上?!?0后”“50后”和“40后”,這部分個(gè)體已經(jīng)快達到退休年齡或已退休,基本處于頤養天年、兒孫繞膝的生活階段,主觀(guān)幸福感相對較高。

  近半受訪(fǎng)者表示二三線(xiàn)及省會(huì )城市是理想的創(chuàng )業(yè)城市

  調查發(fā)現,創(chuàng )業(yè)和非創(chuàng )業(yè)人群中47.6%均認為二三線(xiàn)及省會(huì )城市是理想的創(chuàng )業(yè)城市。創(chuàng )業(yè)人群中25.4%認為北上廣深一線(xiàn)城市是理想的創(chuàng )業(yè)城市,14.7%選擇地縣級城市,選擇鄉鎮農村作為理想創(chuàng )業(yè)城市的占8%。非創(chuàng )業(yè)人群中,選擇地縣級城市的比例占到22.1%,北上廣深一線(xiàn)城市占17.6%,鄉鎮農村占9.8%。

  基于社會(huì )心態(tài)特點(diǎn)的政策建議

  一是關(guān)注階層心態(tài),把握社會(huì )心態(tài)走向。研究發(fā)現,主觀(guān)社會(huì )階層的中層和中上層成為積極社會(huì )心態(tài)的核心,也就是說(shuō),主觀(guān)認同的中間階層各項社會(huì )心態(tài)指標更優(yōu),是社會(huì )建設和治理需要依靠的核心力量,也是社會(huì )團結和社會(huì )凝聚的核心,起著(zhù)引導和引領(lǐng)的作用。當然,我們更要關(guān)注下層、中下層的社會(huì )心態(tài),了解當前社會(huì )的主要矛盾和問(wèn)題。解決社會(huì )矛盾的關(guān)鍵是解決好下層、中下階層的問(wèn)題。

  二是滿(mǎn)足社會(huì )需求,引導積極社會(huì )動(dòng)機。要關(guān)注不同社會(huì )階層的差異化需求,通過(guò)社會(huì )保障和社會(huì )網(wǎng)絡(luò )建設來(lái)滿(mǎn)足中、下階層的基本生活保障,加強社會(huì )支持體系建設,不斷改善他們的生活條件,提高獲得感,降低不公平感。也要關(guān)注中上和上層群體對更高生活水平的追求,為他們提供通過(guò)合法努力可以實(shí)現更高目標的條件,引導他們培養積極的社會(huì )動(dòng)機,為社會(huì )建設和社會(huì )整體狀況改善而努力。

  三是研究社會(huì )認知,凝聚社會(huì )力量。從這次調查看,民眾的國家認同程度很高,這是社會(huì )心態(tài)的積極力量,也是社會(huì )凝聚力的重要內容。社會(huì )心理服務(wù)體系建設不僅需要心理學(xué)工作者的專(zhuān)業(yè)服務(wù),更需要全社會(huì )的努力,不斷提高社會(huì )信任、提高社會(huì )公平感,不斷積累社會(huì )資源,凝聚社會(huì )力量。

  四是疏解社會(huì )情緒,促進(jìn)社會(huì )治理。調查發(fā)現,社會(huì )積極情緒是主流,但也表現出一定的消極社會(huì )情緒,這具有一定的信號意義,是社會(huì )治理需要關(guān)注的。關(guān)注階層心態(tài)中不同群體的社會(huì )情緒,特別是要關(guān)注階層之間消極情感的產(chǎn)生,要避免階層間消極情緒的擴大化。 (執筆人:王俊秀、陳滿(mǎn)琪、高文珺等)

全文發(fā)表在《北京日報》2017年12月25日第1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