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wǎng)首頁(yè)|論壇|人文社區|客戶(hù)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網(wǎng)
社群信息學(xué)探索知識共享規律
霍文琦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報》2012年08月03日第338期
2012-08-06

    【核心提示】近年來(lái),一個(gè)新概念——社群信息學(xué)(Community Informatics,以下簡(jiǎn)稱(chēng)CI)被國內學(xué)者引入并受到關(guān)注。72728日,以“社區信息化與社群信息學(xué):聯(lián)結實(shí)踐與研究”為主題的研討會(huì )在北京大學(xué)召開(kāi),與會(huì )學(xué)者圍繞“社群信息學(xué)”在中國面臨的機遇、挑戰以及未來(lái)發(fā)展計劃進(jìn)行了研討。

      據了解,社群信息學(xué)旨在關(guān)注信息通訊技術(shù)(ICT)與社群的互動(dòng)和平衡,強調縮小人與人、社群與社群之間的數字?zhù)櫆?,探索社群信息和知識的形成與共享規律。

    國內研究已產(chǎn)出成果

      20世紀90年代末,強調縮小數字?zhù)櫆?、?shí)現信息公平的社群信息學(xué)在社群應用信息通訊技術(shù)相關(guān)實(shí)踐中應運而生,并在北美、歐洲、澳洲等地迅速發(fā)展,一些大學(xué)開(kāi)設了CI課程并培養研究生。

      2007年前后,社群信息學(xué)引起國內學(xué)界關(guān)注。南開(kāi)大學(xué)商學(xué)院信息資源管理系閆慧博士于2010年發(fā)表的文章《社群信息學(xué):一個(gè)值得關(guān)注的新興領(lǐng)域》是國內該領(lǐng)域的第一篇文獻。據閆慧介紹,北京大學(xué)、南開(kāi)大學(xué)、浙江大學(xué)相繼開(kāi)設了“社群信息學(xué)”課程,中國內地關(guān)于該學(xué)科的第一本教材《社群信息學(xué):理論與研究》在此次研討會(huì )上正式發(fā)布。北京大學(xué)信息化與人類(lèi)信息行為研究所、國家信息資源管理北京研究基地、南開(kāi)大學(xué)商學(xué)院信息資源管理系等科研教學(xué)機構將其作為重點(diǎn)發(fā)展的研究方向之一。

      提供新的理論視角

      早期關(guān)于社會(huì )群體信息化的研究集中于“社區信息化”,且多為政府管理者及智囊機構研究者關(guān)注。北京大學(xué)信息管理系教授賴(lài)茂生認為,術(shù)語(yǔ)上的差異反映出國內外文化和認知上的差異?!靶畔⒒焙汀皵底只钡母拍?,在中國學(xué)界和公眾的文化認知上深入人心,社區信息化更多強調政府管理;而國外流行的術(shù)語(yǔ)“Community Informatics”則更強調實(shí)踐性,在研究視野、方法和結論上有很多創(chuàng )新。

      對于社群信息學(xué)的理論意義,南開(kāi)大學(xué)商學(xué)院信息資源管理系教授于良芝認為:“社群信息學(xué)為國內對應學(xué)科(社區信息化、農村信息化)帶來(lái)了新的理論視角。具體而言,相比國家與個(gè)人,它更注重社群;強調ICT對社會(huì )網(wǎng)絡(luò )的嵌入;致力于ICT的平等普遍獲??;相信公共場(chǎng)所特別是公共機構在彌合數字?zhù)櫆现械淖饔?;支持自下而上的項目設計及實(shí)施思路;相信可以利用ICT振興被流動(dòng)空間邊緣化的社區;對技術(shù)中立立場(chǎng)持批判態(tài)度?!?/SPAN>

    機遇與挑戰并存

      現階段,國內研究者在社群信息學(xué)方面的初步實(shí)踐,主要以社區公共圖書(shū)館、學(xué)校、村莊、城市低收入人群等作為研究樣本,通過(guò)手機、互聯(lián)網(wǎng)等信息技術(shù)為社群提供專(zhuān)業(yè)且貼近實(shí)際的幫助,以期減少數字?zhù)櫆蠈λ麄兊呢撁嬗绊?,同時(shí)在社會(huì )公共信息空間實(shí)現大學(xué)的社會(huì )功能。

       賴(lài)茂生認為,社群信息學(xué)研究和實(shí)踐可以彌補社區信息化沒(méi)有涉及的廣大農村地區和其他邊緣化群體的情況。圖書(shū)館等傳統機構只是一個(gè)試點(diǎn),未來(lái)還將進(jìn)一步拓寬實(shí)踐領(lǐng)域,增加實(shí)踐模式。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社會(huì )學(xué)研究所中國社區信息化研究中心副主任宋煜認為,由于國外公共圖書(shū)館利用率較高,社群信息學(xué)所指導的實(shí)踐活動(dòng)推行起來(lái)效果很好,但考慮到國內實(shí)際情況,通過(guò)公共圖書(shū)館來(lái)推進(jìn)彌合數字?zhù)櫆系膶?shí)踐,目前有一定困難,或許幾年后可以初步實(shí)現。

        作為較早涉足社群信息學(xué)研究的社會(huì )學(xué)家,美國伊利諾伊大學(xué)香檳分校教授阿卜杜·阿爾卡利麥特(Abdul Alkalimat)則對社群信息學(xué)的前途較為樂(lè )觀(guān),他說(shuō):“面臨數字?zhù)櫆蠋?lái)的挑戰,秉持著(zhù)網(wǎng)絡(luò )民主、集體智慧、信息自由這三大社群理念,做到‘人人都能聯(lián)網(wǎng),人人都能創(chuàng )建知識,人人都能利用信息’,我們就有望消除數字?zhù)櫆?,?shí)現信息公平?!?/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