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wǎng)首頁(yè)|論壇|人文社區|客戶(hù)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網(wǎng)
2023年社會(huì )學(xué)研究發(fā)展報告
經(jīng)濟學(xué)社會(huì )學(xué)編輯部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雜志社
2024-01-16



 

  2023年,社會(huì )學(xué)界以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入中國實(shí)際、融通古今中外、拓展前沿觀(guān)察、扎實(shí)調查研究,在理論與實(shí)踐的結合處探尋“四個(gè)之問(wèn)”的答案。


深入實(shí)際,總結提煉中國式現代化實(shí)踐智慧


  中國式現代化偉大實(shí)踐是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理論和制度創(chuàng )新的源頭活水。面對實(shí)踐的“富礦”,社會(huì )學(xué)界積極探索“精開(kāi)”之道。

  鄉村全面振興與城鄉融合發(fā)展

  全面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最艱巨最繁重的任務(wù)仍然在農村??h域城鄉融合發(fā)展成為學(xué)者關(guān)注的熱點(diǎn)。城鄉融合發(fā)展的焦點(diǎn)在于扎實(shí)推動(dòng)鄉村產(chǎn)業(yè)。呂方、黃承偉結合中國脫貧攻堅經(jīng)驗,提出發(fā)展中國家解決“精細化減貧治理”問(wèn)題不能簡(jiǎn)單照搬西方發(fā)展理論所倡導的“分權化減貧治理”模式,需要搭建“統籌的多層級治理”體系。李培林認為,中國式現代化的鄉村振興進(jìn)入新階段,在下大力氣培育內生動(dòng)力的同時(shí),要為鄉村振興提供更多反哺和外力支持,通過(guò)城鄉融合和一體化發(fā)展,從根本上改變城鄉二元結構和治理體制。王春光提出,在地方性中培育社會(huì )文化主體性,是中國更多縣域推動(dòng)現代化建設可借鑒的重要經(jīng)驗。賀雪峰等認為,發(fā)展縣域經(jīng)濟需要縣級政府擁有更大的自主權,要準確定位中西部縣域的發(fā)展,發(fā)揮其提供基本公共服務(wù)和市場(chǎng)化服務(wù)的首要功能。周飛舟提出,縣域內的城鄉融合發(fā)展正是要為流動(dòng)人口打造未來(lái)的家園。宜居宜業(yè)是縣域城鄉融合的主要內容,決定著(zhù)中國特色城鎮化道路的未來(lái)走向。田毅鵬、于涵認為,國家通過(guò)龐大的政策群,建構起城鄉交流的政策體系,建立起包括人才、土地、資本等在內的城鄉要素的雙向流動(dòng)機制,為鄉村振興注入新動(dòng)能。趙曉峰、褚慶宜提出,通過(guò)經(jīng)濟形態(tài)、社會(huì )文化、社會(huì )治理等多個(gè)層面的轉型,村莊逐步突破了城鎮梯度發(fā)展模式,走出了一條自發(fā)城鎮化的發(fā)展道路。王星、周重禮探尋了農業(yè)產(chǎn)業(yè)化過(guò)程,提出應提升農民技能,建構農民主體性,讓農民真正享受產(chǎn)業(yè)發(fā)展、農業(yè)轉型的利好。何奇峰認為,應把小農生產(chǎn)單位作為最基礎的一環(huán),通過(guò)橫向聯(lián)合嵌入全產(chǎn)業(yè)鏈中,構建多級主體協(xié)同發(fā)展模式。

  完善社會(huì )治理體系

  加強黨建引領(lǐng)、提升社會(huì )治理效能成為討論重點(diǎn)。李強總結了中國共產(chǎn)黨強化基層治理的歷史經(jīng)驗,提煉了新時(shí)代基層治理體系日益完善的關(guān)鍵特征。王文彬、曹洋認為,黨員的社會(huì )引領(lǐng)作用在治理模式變遷中通過(guò)組織—動(dòng)員路徑呈現,受到國家差序動(dòng)員機制和社會(huì )資本賦能機制的共同調節,其異質(zhì)性在體制性和公益性參與上得到充分體現。李中、張彥提出,建立黨組織可以顯著(zhù)提高非公企業(yè)福利保障制度。符平、韓繼翔認為,試點(diǎn)治理綜合了自上而下科層治理和自下而上自主創(chuàng )新治理的優(yōu)勢。劉世定認為,在規劃治理中,行動(dòng)者的認知能力特別是理性的自負、層級組織中的形式主義運作程序以及制度環(huán)境對某些潛在優(yōu)選規劃方式的約束,都是造成錯位匹配的原因。練宏、陳純提出,精細化考核初步實(shí)現考核目的后,組織通過(guò)模糊運作獲得權威控制,緩解了精細化考核的事本主義。狄金華、黃倩認為,縣域區位差異會(huì )投射在科層體制中,應注意治理制度變革后高治理負荷的鄉鎮干部激勵問(wèn)題。馮仕政提出,構建社會(huì )治理新格局要把社會(huì )治理放到新的更加突出的位置,從面向小社會(huì )的小治理轉向面向大社會(huì )的大治理,從“為社會(huì )”轉向“靠社會(huì )”。姚燁琳、張海東認為,特大城市治理需要認識到多維二元結構性問(wèn)題的復雜性,在破除歷史上積淀形成的結構性不平衡方面作出更大改進(jìn)。胡榮、焦明娟提出,社區規范對組織治理績(jì)效和村民福祉有著(zhù)顯著(zhù)的正向作用,社區公共性能夠顯著(zhù)正向影響農村社區治理績(jì)效。田志鵬、劉愛(ài)玉認為,社區居委會(huì )同事中以“信”與“義”為倫理基礎的朋友關(guān)系對于實(shí)現社區組織權力有序交接有積極作用。井世潔等提出,社區情緒為促進(jìn)居民的社區認同提供了必要的基礎。

  人口高質(zhì)量發(fā)展

  在復雜的人口條件下推進(jìn)人口高質(zhì)量發(fā)展,核心是對老齡化和少子化的有效治理。張翼提出,人口是決定未來(lái)我國能否以高質(zhì)量發(fā)展水平進(jìn)入現代化國家的最大敘事。翟振武、金光照基于未來(lái)人口負增長(cháng)的演變趨勢認為,亟須加快構建生育支持政策體系、合理優(yōu)化人口空間布局以主動(dòng)積極應對。杜鵬基于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揭示了中國老年人口在多個(gè)維度的歷史性轉變。王金營(yíng)認為,我國“人口規模巨大”的基本特征在21世紀50年代之后存在不確定性,人口長(cháng)期均衡發(fā)展需要力保適度生育水平。楊菊華提出,未來(lái)二三十年間未成年人口的文教衛生資源競爭和社會(huì )支持壓力可能有所緩解,應有效利用新的人口機會(huì )窗口。王雪輝、彭希哲認為,中國式現代化建設為人口學(xué)的理論和方法創(chuàng )新提供了豐富場(chǎng)景,亟須據此對傳統指標體系和理論框架進(jìn)行改良或創(chuàng )新,為人口學(xué)發(fā)展貢獻更多中國智慧。

  健全社會(huì )保障體系

  在中國式現代化進(jìn)程中健全完善民生保障制度和社會(huì )政策。鄭功成認為,中國式現代化決定了中國社會(huì )保障制度是一種新制度文明,健全社會(huì )保障體系是扎實(shí)推進(jìn)共同富裕的有效行動(dòng)。林閩鋼認為,中國式現代化為社會(huì )保障自主性發(fā)展提供了廣闊空間和多種可能,我國社會(huì )保障制度將進(jìn)入自主性發(fā)展的新階段。李實(shí)、朱夢(mèng)冰使用2002年和2018年中國家庭收入調查項目數據,全面評估了21世紀以來(lái)中國社會(huì )保障制度的再分配效應。關(guān)信平指出,我國新時(shí)期社會(huì )政策應注重使國家與家庭在民生保障中更加充分地發(fā)揮作用。陳藝華、黃晨熹強調,關(guān)注低保邊緣家庭的發(fā)展困境與需求是實(shí)現共同富裕的重要前提,應著(zhù)力構建適合本土的發(fā)展型低保邊緣家庭救助政策。熊躍根從社會(huì )政策學(xué)科史的角度探究了中國社會(huì )政策的理論自覺(jué)與學(xué)科意識,闡述了社會(huì )政策的重要作用與實(shí)踐價(jià)值。韓克慶梳理了我國社會(huì )政策的發(fā)展脈絡(luò ),探討了中國式現代化進(jìn)程中社會(huì )政策的關(guān)鍵議題和發(fā)展取向。李迎生等指出,發(fā)展型社會(huì )政策是一個(gè)過(guò)渡性的社會(huì )政策范式,我國應形成扎實(shí)推進(jìn)共同富裕的新社會(huì )政策范式。吳高輝、岳經(jīng)綸認為,反思當代世界的貧困根源并總結以中國為代表的發(fā)展中國家的反貧困實(shí)踐,有助于推動(dòng)第三世界具有主體性的反貧困理論建設與實(shí)踐進(jìn)程。

  提高人民生活品質(zhì)

  人民生活更加幸福美好是建成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強國的題中之義。成伯清認為,通往共同富裕的必由之路,是兼顧效率與公平的高質(zhì)量發(fā)展,與社會(huì )質(zhì)量的提升密不可分。朱迪提出,宏觀(guān)外部環(huán)境對消費具有結構性約束,物質(zhì)供給和文化習俗基于其社會(huì )共享性,通過(guò)多種機制影響消費行為。孫九霞等認為,“旅游中國”可以深入刻畫(huà)中國旅游發(fā)展與社會(huì )變遷互嵌交織的復雜圖景。作為一種融合了物質(zhì)、文化和精神消費的“全維”消費實(shí)踐,旅游對于人的幸福增進(jìn)效應已成為社會(huì )廣泛共識。富曉星、吳雅寧發(fā)現,城市新中產(chǎn)青年通過(guò)購買(mǎi)文旅住房等方式打造獨特的生活風(fēng)格空間,形成新消費模式。劉欣、胡安寧認為,應尊重微觀(guān)—宏觀(guān)雙重分配正義原則,避免“富裕卻不幸?!?、落入“躺平”靠福利的話(huà)語(yǔ)陷阱。王鵬、吳愈曉探討了夫妻相對就業(yè)狀態(tài)對中國城鎮夫妻主觀(guān)幸福感的影響,提出應確立支持家庭的理念,將社會(huì )政策重新延伸到家庭領(lǐng)域。崔巖、黃永亮認為,有效提高中低技能農民工的就業(yè)質(zhì)量,對于促進(jìn)實(shí)現高質(zhì)量發(fā)展和持續擴大中等收入群體具有重要意義。此外,為回應國家社會(huì )治理、社會(huì )學(xué)學(xué)科體系建設以及民眾社會(huì )生活的需要,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社會(huì )學(xué)研究所成立性別社會(huì )學(xué)研究室。

  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

  王延中提出,新時(shí)代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理論研究重點(diǎn)包括:全面準確完整理解習近平總書(shū)記關(guān)于新時(shí)代加強和改進(jìn)民族工作的重要思想,加快形成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的現代化新格局,加強對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工作的科學(xué)評估,加強新時(shí)代治疆治藏和民族宗教人權重大問(wèn)題的戰略性基礎問(wèn)題研究。麻國慶認為,既要從中華文明的整體角度來(lái)看中華民族共同體的形成和發(fā)展,也要將中華文明的現代化轉化作為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重要支撐。青覺(jué)、吳鵬提出,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內容主要呈現為對中華文化根基的傳承與認同、對中華民族全體人民價(jià)值的堅守與信仰、對中華民族現代國家身份的整合與建設,這三重邏輯統一于黨的全面領(lǐng)導與整體建設理路之中。納日碧力戈、陶染春分析了在交往交流交融和“有形有感有效”中實(shí)現各民族的中華文化認同和共有精神家園的條件。石碩認為,傳說(shuō)塑造共同歷史記憶、共同符號,對于我們理解和認識歷史上漢族與少數民族之間大規模交往交流之時(shí)如何“與共”,如何進(jìn)行文化整合,具有重要的歷史價(jià)值和社會(huì )意義。2023年10月,中國人民大學(xué)人類(lèi)學(xué)系成立,以族群人類(lèi)學(xué)為主攻方向,圍繞“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和“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展開(kāi)工作。


融通古今,在文明互鑒中建構自主知識體系


  “第二個(gè)結合”之所以是又一次思想解放,因其鞏固了文化主體性。正是在融通古今、對話(huà)中外的過(guò)程中,文明體不斷確立和彰顯新的文化形態(tài)。素有“文化自覺(jué)”傳統的社會(huì )學(xué)學(xué)科在上述規律性認識啟發(fā)下,著(zhù)力建構中國自主的知識體系。

  激活和提煉標識性概念。周飛舟考察了“關(guān)系”議題研究進(jìn)展史,認為對中國傳統社會(huì )思想的追根溯源有利于辨識社會(huì )學(xué)概念背后的理論預設。應星認為,要提高中國社會(huì )理論的建設水平,除了端正概念“發(fā)明”的態(tài)度、改進(jìn)概念“發(fā)明”的技藝,還需要重視概念的“發(fā)現”,從“文化自覺(jué)”的高度,為某些已經(jīng)存在但原非社會(huì )理論術(shù)語(yǔ)的用語(yǔ)賦予社會(huì )理論的含義,從而將其轉化為理論概念。王銘銘提出,西方和非西方的文化翻譯本質(zhì)上都是以自己文化的概念范疇和價(jià)值觀(guān)進(jìn)行的解釋工作,通過(guò)自己文化中的“母語(yǔ)”或“標識性概念”完成文化的轉化和互惠,“以己化他”,才能走向“和而不同”。渠敬東認為,與西方文明中的政教結構不同,中國文明始終以政統和道統的雙重體系而發(fā)展,而山林,則依不同歷史時(shí)期形成的不同概念,承載了道統的本體構造。朱曉陽(yáng)提出,人類(lèi)學(xué)的本體論轉向應考慮日常語(yǔ)言視角,他將滇池沿岸宗教生活的日常言語(yǔ)編織的生活世界稱(chēng)為“家人世界”。羅祎楠認為,從“天下情勢”角度能夠揭示被“個(gè)體主義”思維遮蔽的中國政治文明的獨特實(shí)踐邏輯和動(dòng)力機制,中國傳統士大夫政治的豐富歷史經(jīng)驗為超越西方視角的局限提供了可能。

  構建原創(chuàng )性理論。謝立中認為,景天魁等人的社會(huì )學(xué)中國化研究突破了默頓提出的社會(huì )理論基本模式。吳飛提出,相比古希臘的政治文明和現代基督教的社會(huì )文明,傳統中國文明是一種禮樂(lè )文明,從中可以發(fā)展出一種具有普遍文明解釋力的“文質(zhì)論”社會(huì )理論。曹正漢對顧炎武“寓封建之意于郡縣之中”的混合體制論重新加以闡釋?zhuān)J為這是一種處理“一統”與“治理”之矛盾的理論,其核心思想可以概括為“統一而治殊”。趙丙祥以葛蘭言的早期著(zhù)述為例,考察中國社會(huì )學(xué)研究的語(yǔ)文學(xué)方法論,認為葛蘭言嘗試以社會(huì )學(xué)和歷史學(xué)眼光重新闡發(fā)中國的語(yǔ)文學(xué)傳統,對于理解中國文明的總體特征具有重要參考價(jià)值。譚同學(xué)認為,相比于西方文明強調原子式孤立個(gè)體間的“社會(huì )契約”,中國傳統文化則主張“生生”理念,強調讓“生民”能生,與自然共生。這種“民生政治”可成為建構中國自主知識體系的一個(gè)理論支點(diǎn)。王建民通過(guò)對西方社會(huì )學(xué)的“情境論”“交換論”與具有中國本土文化特點(diǎn)的“絜矩論”進(jìn)行比較,提出挖掘和凝練中國思想傳統中體現中國人行動(dòng)取向和精神氣質(zhì)的概念,有助于更適切地認識中國社會(huì )、把握中國人的行動(dòng)倫理。景軍圍繞“南部理論”,強調將發(fā)展中國家的學(xué)術(shù)貢獻作為豐富我國人文社科思想的養分。

  生成本土化敘事。周曉虹提出,中國社會(huì )轉型的迅疾性和轉型社會(huì )的特殊性為萃取中國社會(huì )學(xué)的本土知識提供了可能。趙曉力提出,中國婚姻法禁婚范圍從“五服”到“三代”的轉變,反映出的是中西親屬分類(lèi)的根本差異。馮碧瑩、宣朝慶著(zhù)眼于西方晚近“具身性”理論的內在困境,借助漢儒“通國身”思想深入發(fā)掘本土“身心一體”觀(guān)念中的身體理論資源。何健認為,基于現代道德科學(xué)對人性的討論,可打破固化思維,挖掘出古代中國社會(huì )人性的“仁—義”兩重性,并重構“義”的道德范疇及其特征。秦鵬飛提出,以個(gè)體的存在形式和個(gè)體的情感能力為起點(diǎn),演繹社會(huì )秩序或道德起源的問(wèn)題,可以為討論儒家學(xué)說(shuō)關(guān)于社會(huì )秩序或社會(huì )倫理的認識提供一個(gè)不同于西方的普遍社會(huì )倫理的生成路徑。翟學(xué)偉認為,日常意義為人的社會(huì )生活提供時(shí)空上的秩序,而傳統禮儀的制度化、合法化及其流變機制,是深入理解中國傳統文化意義特征的通道。羅婧以醫療領(lǐng)域為例,認為唯有厘清傳統與現代、中國與西方醫療背后的生命觀(guān)念,基于一致的價(jià)值來(lái)浚通醫療與社會(huì )背后的道義根源,才能走出道義悖論,守護醫者的崇高、醫道的溫度。陳佳俊、毛丹指出,1949—1956年的中國社會(huì )組織體系既不是西方社會(huì )中的“第三部門(mén)”,也不是傳統民間社團的集合,而是由黨領(lǐng)導的三類(lèi)廣義的社會(huì )組織構成,是不同力量所驅動(dòng)形成的適配政權建設的特定類(lèi)型。趙旭東主張,文化自覺(jué)背景下的價(jià)值共存是“庫拉圈”式而非文明“獵頭”式的,人類(lèi)學(xué)需要挖掘中國文化中的智慧,以之貢獻于文化和諧共處的構建。


引領(lǐng)未來(lái),拓展數字時(shí)代的學(xué)科研究邊界


  當以生成式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技術(shù)以前所未有的深度和廣度影響和改變著(zhù)人們的生產(chǎn)生活方式、交往模式乃至思維習慣時(shí),拓展學(xué)科邊界,及時(shí)追蹤、分析、研判數字時(shí)代的社會(huì )變遷,是社會(huì )學(xué)在新一輪學(xué)科競爭中掌握歷史主動(dòng)的重要路徑。

  學(xué)科發(fā)展迎來(lái)戰略機遇期。王天夫強調數字時(shí)代為中國社會(huì )學(xué)帶來(lái)了學(xué)科發(fā)展的歷史機遇,社會(huì )學(xué)學(xué)人應發(fā)揮時(shí)代想象力,植根于中國大地,由學(xué)習和借鑒轉變?yōu)橐I(lǐng)與創(chuàng )造,積極參與學(xué)術(shù)規則的制定與社會(huì )實(shí)踐的建構。文軍、劉雨婷認為,方法論創(chuàng )新是數字社會(huì )學(xué)研究的重點(diǎn),應強調數字社會(huì )學(xué)方法論的價(jià)值多重性、突出混合式方法的運用,對不同社會(huì )研究方法的未知能力進(jìn)行測試,促進(jìn)社會(huì )學(xué)知識公開(kāi)和公共交流。陳光金提出,人工智能將在增進(jìn)民生福祉、提高人民生活品質(zhì)、創(chuàng )新和加強社會(huì )治理等領(lǐng)域發(fā)揮巨大潛能與優(yōu)勢。邱澤奇認為,數字社會(huì )帶來(lái)人類(lèi)靈魂與肉體的逐漸分離,未來(lái)人類(lèi)可能需要特殊的努力才能讓肉身與精神在異質(zhì)性的社會(huì )空間逐漸融為一體。王寧提出,在社會(huì )分化和復雜化加深的條件下,個(gè)人把自身的體認向異質(zhì)的他人推廣,不但不能促成共識的形成,反而可能成為觀(guān)念沖突的根源。創(chuàng )造換位體認的環(huán)境則是對觀(guān)念沖突本身進(jìn)行治理的有效路徑。張茂元、黃芷璇發(fā)現元宇宙實(shí)踐是在“技術(shù)—社會(huì )”互構基礎上構建技術(shù)與社會(huì )融合共生體系的重要嘗試,能夠在推動(dòng)平臺互聯(lián)互通的基礎上促進(jìn)虛擬與現實(shí)、社會(huì )各維度的融合共生。張樹(shù)沁、宋慶宇提出,越來(lái)越多的社會(huì )行動(dòng)需要通過(guò)數字技術(shù)實(shí)現,成為可被計算機程序編碼化的社會(huì )現象。社會(huì )關(guān)系編碼化,拓展了社會(huì )關(guān)系匹配和影響力范圍的路徑。張博倫認為,算法系統本質(zhì)上是一種組織現象,應將組織的視角有機納入對算法的社會(huì )影響的研究,從而超越從源代碼側打開(kāi)算法黑箱的想象。劉河慶、梁玉成借鑒實(shí)驗和逆向工程方法,通過(guò)設置若干虛擬賬號與數字平臺進(jìn)行長(cháng)時(shí)間真實(shí)互動(dòng),嘗試分析算法規制對用戶(hù)信息獲取異質(zhì)性的影響。

  探索治理新模式。向靜林、艾云認為,數字技術(shù)促生“數實(shí)相融”的新型治理情境,給多層級政府治理帶來(lái)三個(gè)關(guān)鍵性變化,即信息優(yōu)勢的上下分化、屬地原則的效能衰減、社會(huì )風(fēng)險的規模放大。這些變化驅動(dòng)當代中國政府治理變革,使得多層級政府出現“上下共治”的治理模式。艾云等還提出,數字時(shí)代社會(huì )的連通性、計算性和虛擬性等新特性塑造了新的社會(huì )互動(dòng)方式,帶來(lái)了組織的規模擴散、控制集中、運作隱蔽效應,為有組織的金融詐騙提供了穩定的結構條件。陳紅宇認為,各級政府和平臺企業(yè)組織形成諸如“數據池”和“數據中臺”的多樣化協(xié)作體系,加強了對原本游離在統計之外的小微企業(yè)運行狀態(tài)的“監測”。多元主體協(xié)同參與的數字治理,應堅持技術(shù)向善與技術(shù)創(chuàng )新的齊頭并進(jìn)。曹景媛、孫秀林提出,數字治理技術(shù)與“家的治理模式”看似矛盾但在實(shí)踐中互嵌,為鄉村治理帶來(lái)革新。張靜主張通過(guò)維護法治環(huán)境、消除信息阻隔、依據信息決策、改進(jìn)治理觀(guān)念,讓數字建設真正增益社會(huì )。

  激發(fā)職業(yè)社會(huì )學(xué)與新職業(yè)群體研究。劉思達認為,高質(zhì)量的專(zhuān)業(yè)技能并不一定是高度標準化或理性化的,而是要以專(zhuān)業(yè)人士的職業(yè)自主性為基礎,在職業(yè)系統的各種生態(tài)圈和食物鏈中通過(guò)長(cháng)期實(shí)踐經(jīng)驗積累,由不同職業(yè)之間的社會(huì )互動(dòng)逐漸形成。余成普、宗錚通過(guò)醫院科室的民族志,以規培生的邊緣身份為考察對象,展現了醫生的鍛造過(guò)程。丁元竹提出,未來(lái)將需要一支適應性強、精通技術(shù)、能夠與人工智能并肩工作、實(shí)現人機協(xié)作的勞動(dòng)者隊伍,持續學(xué)習和再培訓的重要性將日趨凸顯。汪建華、何冠霖發(fā)現,精細化的分工導致IT程序員的技能提升和職業(yè)發(fā)展困境,IT程序員不得不在初期流動(dòng)過(guò)程中采取“以平臺換工作”的行動(dòng)策略,其流動(dòng)軌跡是“迂回式”的。廉思、張憲發(fā)現平臺經(jīng)濟下的靈活就業(yè)群體具有“高機動(dòng)性”特征,提出在數字經(jīng)濟不斷深入發(fā)展的背景下,應認識并發(fā)揮好互聯(lián)網(wǎng)平臺對于原子化勞動(dòng)者管理服務(wù)的正向價(jià)值。王昀、楊寒情認為,短視頻成為返鄉青年的創(chuàng )業(yè)機會(huì ),推動(dòng)了鄉村生活方式與數字媒介的緊密聯(lián)系。視頻博主運用傳播科技,建立專(zhuān)業(yè)常規,在用戶(hù)、平臺和公共政策的多重規制之下,將鄉村視頻塑造為互聯(lián)網(wǎng)文化工業(yè)的特定內容類(lèi)型。

  前沿領(lǐng)域貢獻新的學(xué)術(shù)增長(cháng)點(diǎn)。面對智能時(shí)代人類(lèi)身體活動(dòng)參與方式的變革,以及體育運動(dòng)與社會(huì )變遷之間的復雜互動(dòng)關(guān)系,運動(dòng)社會(huì )學(xué)研究的意義開(kāi)始凸顯。2023年中國社會(huì )學(xué)年會(huì )新設運動(dòng)社會(huì )學(xué)分論壇。王智慧使用行動(dòng)者網(wǎng)絡(luò )視角對奧運金牌的社會(huì )生命進(jìn)行考察,揭示了作為競技體育最高榮譽(yù)的奧運金牌在中國社會(huì )生活中的多重意義。藝術(shù)社會(huì )學(xué)在基礎理論和經(jīng)驗研究方面取得豐富成果。聞翔提出,應以藝術(shù)市場(chǎng)研究為抓手推動(dòng)藝術(shù)社會(huì )學(xué)學(xué)科建設。盧文超揭示了互動(dòng)論范式對于藝術(shù)研究的獨特貢獻。金融社會(huì )學(xué)在金融與國家治理、金融專(zhuān)業(yè)市場(chǎng)過(guò)程、民眾的金融素養與行為等方面取得新進(jìn)展。陸益龍、李光達通過(guò)對證券市場(chǎng)分析師的觀(guān)察,發(fā)現研報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行動(dòng)映射出金融與社會(huì )關(guān)系的結構變遷,金融化社會(huì )正在興起。李國武等主編的《金融與社會(huì )》第四輯,涵蓋金融市場(chǎng)的權力、制度與認知分析,中國社會(huì )金融化與創(chuàng )新創(chuàng )業(yè),“一老一小”弱勢社會(huì )群體的金融福祉等議題。

扎實(shí)調研,把學(xué)問(wèn)寫(xiě)進(jìn)人民群眾心坎里


  調查研究是謀事之基、成事之道,是“第一個(gè)結合”的關(guān)鍵環(huán)節。社會(huì )學(xué)研究者以調查研究為看家本領(lǐng),努力擔當政策話(huà)語(yǔ)、學(xué)術(shù)話(huà)語(yǔ)、社會(huì )話(huà)語(yǔ)的翻譯官。一方面樹(shù)立社會(huì )學(xué)調研方法在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領(lǐng)域的示范性,另一方面通過(guò)調研掃描、識別、診斷、提煉實(shí)踐中的問(wèn)題和對策。

  堅定人民立場(chǎng)。李友梅提出,以人民性引領(lǐng)中國特色社會(huì )學(xué)話(huà)語(yǔ)體系建設,是統籌融通中國社會(huì )學(xué)話(huà)語(yǔ)體系內在的學(xué)術(shù)性話(huà)語(yǔ)、政策性話(huà)語(yǔ)、社會(huì )性話(huà)語(yǔ)關(guān)系的核心力量所在。麻國慶認為,作為一種研究方法,調查研究具有鮮明的人民性,要把“學(xué)科性學(xué)術(shù)調查”和“問(wèn)題性社會(huì )調查”有機結合,使田野調查真正服務(wù)于人民。賀雪峰提出,社會(huì )學(xué)研究是科學(xué)、專(zhuān)業(yè)的研究,也是面向大眾、具有極強公共性的研究。社會(huì )學(xué)研究不僅要承擔專(zhuān)業(yè)知識積累和理論創(chuàng )新的職責,也負有向社會(huì )各界解釋社會(huì )問(wèn)題、為決策和執行機構提供咨詢(xún)建議的職責,要提供讓大眾有共鳴的學(xué)術(shù)創(chuàng )見(jiàn)。

  注重科學(xué)方法。王春光認為,只有堅持科學(xué)的調查精神和意識,運用科學(xué)的調查方法,才能真正找到科學(xué)、有效的解決問(wèn)題的方法,才能將科學(xué)的調查轉化為溝通干群、順暢民意表達、問(wèn)需于民的過(guò)程。應以認真、嚴肅的科學(xué)調查態(tài)度和精神贏(yíng)得被調查者的尊重;以科學(xué)、平和、通俗易懂的調查語(yǔ)言和技巧獲得被調查者的信任;以換位的角色和意識理解被調查者的處境和想法,使被調查者從調查中有所收獲。陳云松認為,綜合運用數據算法,能夠提高發(fā)現社會(huì )問(wèn)題的能力,提升研究結論的適用性,增強調查研究服務(wù)黨和國家工作大局的能力。肖瑛提出,越以社會(huì )理論素養為基礎的社會(huì )調查越有實(shí)踐性。楊善華認為,以“深度訪(fǎng)談”為主要方法的社會(huì )學(xué)田野調查的實(shí)質(zhì),是對被訪(fǎng)人在訪(fǎng)談時(shí)賦予自己的話(huà)語(yǔ)的意義以及被訪(fǎng)人賦予訪(fǎng)談場(chǎng)景的意義的探究,意義探究要進(jìn)入被訪(fǎng)人的內心世界。歐陽(yáng)靜認為,理論與經(jīng)驗“兩張皮”現象的主要原因是研究者沒(méi)能進(jìn)入經(jīng)驗材料的真實(shí)邏輯,沒(méi)有獲得“經(jīng)驗質(zhì)感”。不能把田野調研當作單純地收集資料,不能期望零星的調研就能獲得對經(jīng)驗的整體性認識,而要以理解“是什么”為目的,長(cháng)時(shí)間地浸泡在經(jīng)驗里。陳家建認為,時(shí)間差異、主體差異、宣傳導向是影響基層調研經(jīng)驗信度的主要原因,可以借助參與式觀(guān)察、追蹤式調查、多維度資料三方面加以提升。嚴飛提出,通過(guò)捕捉個(gè)體有意義的生活瞬間和人們彼此相連的共通情感,深層故事的方法能夠展現個(gè)體在駁雜世界中細膩而又厚重的生命體驗,有助于激發(fā)更廣闊的情感共鳴與公共性思考。

  推動(dòng)跨學(xué)科、跨界交流?!吨袊鐣?huì )科學(xué)報》在2023年7月改版后創(chuàng )設“調查研究”版塊,嘗試為跨學(xué)科和跨界交流搭建平臺。已刊出的“中國卡車(chē)司機調查的方法反思”“外賣(mài)騎手的去技能化”“中國特色鄉村內生發(fā)展模式探索”“中國特色縣域社會(huì )工作探索”“‘中國式養老’的地方經(jīng)驗”“鄉鎮(街道)社工站建設”“新型幫共體的‘公益+市場(chǎng)’模式探索”等專(zhuān)題,堅持問(wèn)題導向,組織不同學(xué)科、社會(huì )各界人士共同參與討論,取得較大社會(huì )反響。

  挖掘社會(huì )工作理論和實(shí)踐探索潛力。社會(huì )工作是基層治理的重要抓手,是打通服務(wù)人民的“最后一公里”。2023年3月中央社會(huì )工作部組建,對社工領(lǐng)域提出更高要求。王思斌提出,社會(huì )工作“新本土化”是社會(huì )工作面對新情況新需要,綜合運用社會(huì )工作理論、方法和多種知識解決問(wèn)題的過(guò)程和行動(dòng),在多個(gè)社會(huì )領(lǐng)域都有重要作用。馬鳳芝認為,社會(huì )工作要為社會(huì )建設和社會(huì )治理領(lǐng)域培養高級應用型專(zhuān)業(yè)人才,為實(shí)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供重要人才支撐。何雪松呼吁從體系化、體制化和數字化三方面推動(dòng)社會(huì )工作高質(zhì)量發(fā)展,構建一個(gè)更有利于社會(huì )工作發(fā)揮專(zhuān)業(yè)優(yōu)勢的行業(yè)內外相互關(guān)聯(lián)的生態(tài)。童敏認為,中國社會(huì )工作需要將問(wèn)題場(chǎng)景化,只有依據情境動(dòng)力,中國的本土社會(huì )工作才能真正走出一條具有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的中國式“助人自助”的專(zhuān)業(yè)實(shí)踐路徑。鄭廣懷研究發(fā)現,鄉鎮社工站在鄉村公共價(jià)值的合作生產(chǎn)中,通過(guò)多種機制實(shí)現多元主體在價(jià)值表達、聚合、轉化和評估等環(huán)節的全程參與。2023年12月,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雜志社經(jīng)濟學(xué)社會(huì )學(xué)編輯部與華東理工大學(xué)社會(huì )與公共管理學(xué)院共同主辦“中國式現代化與社會(huì )工作高質(zhì)量發(fā)展論壇”,雜志社的報刊網(wǎng)平臺將與社工界加強互動(dòng),助力社工領(lǐng)域發(fā)揮自身優(yōu)勢,推動(dòng)政產(chǎn)學(xué)研深度結合。


反思與展望


  一年一度,我們有幸為學(xué)科書(shū)寫(xiě)每一個(gè)不同尋常,并在每一年的框架里寄托最深切的期待。一弦一柱思華年。我們見(jiàn)證歡欣也目睹落寞,我們記錄孜孜以求也曾無(wú)奈留白。在相互陪伴、共謀發(fā)展的過(guò)程中,我們熱切期盼社會(huì )學(xué)界以最飽滿(mǎn)的熱情、最執著(zhù)的勇氣和最深刻的智慧回應時(shí)代和實(shí)踐提出的問(wèn)題,不斷突破學(xué)問(wèn)和生活的舒適區,不忘初心,矢志不渝。社會(huì )學(xué)是面向人民的接地氣的學(xué)問(wèn),也是廣大學(xué)者念茲在茲的崇高事業(yè)。飯碗里裝不下事業(yè),前路無(wú)論是花團錦簇還是荊棘滿(mǎn)布,編者都愿與學(xué)術(shù)界同行。(執筆:墨達)

 

來(lái)源: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網(wǎng)【編輯:劉翔英(報紙) 胡子軒(網(wǎng)絡(lu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