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wǎng)首頁(yè)|論壇|人文社區|客戶(hù)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網(wǎng)
日本垃圾處理的地域自治經(jīng)驗
宋寧而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報》2012年8月3日第338期
2012-08-03


    【核心提示】日本垃圾分類(lèi)可謂細致入微,實(shí)踐起來(lái)難免繁瑣,不過(guò)如此細分自有其道理,實(shí)際上體現了日本各地垃圾分類(lèi)的“地域自治”特色,這是日本各地政府引入多元化處理方式、循環(huán)利用方式所產(chǎn)生的結果。

 

  日本的干凈是出名的。無(wú)論漫步鬧市街頭,還是徜徉于村落小徑,映入眼簾的總是整潔的道路,素樸的房屋,精致的街邊花園,一塵不染的公用設施。自從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環(huán)境危機之后,日本國民就在生活環(huán)保方面逐步生產(chǎn)出全民性自覺(jué),這種自覺(jué)最生動(dòng)的寫(xiě)照,便是居民在垃圾分類(lèi)上的自覺(jué)。

  日本垃圾分類(lèi)可謂細致入微,實(shí)踐起來(lái)難免繁瑣,不過(guò)如此細分自有其道理,實(shí)際上體現了日本各地垃圾分類(lèi)的“地域自治”特色,這是日本各地政府引入多元化處理方式、循環(huán)利用方式所產(chǎn)生的結果。

  垃圾收集作為一項政府職能,通常由當地政府統一實(shí)施,但在日本,除了城鎮政府會(huì )統一收集處理垃圾外,還允許社區居民自行組成團體,實(shí)施垃圾回收。為了鼓勵此種行為,政府還根據社會(huì )團體的垃圾回收量給予獎勵,此種制度被稱(chēng)為“社區資源回收”。以橫濱市為例,當地社區業(yè)主所組成的自治會(huì )、町內會(huì )、兒童會(huì )等各種市民團體在市政府相關(guān)部門(mén)登記后,即可進(jìn)行垃圾產(chǎn)業(yè)活動(dòng)。他們與廢品回收業(yè)者進(jìn)行聯(lián)系,與其簽訂協(xié)議后,通知社區居民,按照團體擬定的時(shí)間、地點(diǎn)、回收垃圾的品類(lèi),對舊紙、舊布、金屬瓶罐等物品進(jìn)行分類(lèi)處置,然后由廢品回收業(yè)者來(lái)回收。市政府規定,市民團體與廢品回收業(yè)者可根據自己的活動(dòng)業(yè)績(jì)進(jìn)行獎金申請,每處理1公斤可回收垃圾,可從市政府獲得3日元獎勵,獎金可用于市民團體的一切活動(dòng)。

  這樣做的原因顯而易見(jiàn),政府不僅可在垃圾處理上獲得社會(huì )力量協(xié)助,從而節約人力、物力支出,還能借此促進(jìn)社區居民間的交流,為居民提供更多的垃圾處理機會(huì ),并推動(dòng)廢品回收等環(huán)境產(chǎn)業(yè)的發(fā)展,形成典型的多方共贏(yíng)格局。正因如此,政府總是不遺余力地鼓勵市民自行發(fā)展垃圾回收事業(yè)。這樣做的效果同樣顯而易見(jiàn),各種民間智慧往往能與政府的鼓勵巧妙結合。比如,一些飲食行業(yè)的店家發(fā)現,用于油炸食品的廢棄食用油作為垃圾處理起來(lái)很麻煩,又十分浪費,經(jīng)研究發(fā)現,這些食用油經(jīng)精煉加工后,可當做汽車(chē)燃料來(lái)使用,于是店家聯(lián)合起來(lái),組織回收居民食用油。京都市政府隨即決定,將販賣(mài)京都市指定垃圾袋的收入用于資助這些市民團體。名古屋市政府則采購精制油來(lái)為城市公共交通服務(wù),目前該市有3輛城市垃圾車(chē)和2輛公交汽車(chē)成為這種精制油的專(zhuān)用車(chē)。這樣的收集工作頗見(jiàn)成效,2010年的食用廢油收集量從2009年的2299升增長(cháng)到5335升。

  2009年,日本政府對當地市民團體成功組織的多項廢品回收事業(yè)進(jìn)行了資助。北海道浜中町霧多布地區的一個(gè)環(huán)保組織對廢棄自行車(chē)進(jìn)行回收,將棄用自行車(chē)進(jìn)行修理后,再租給旅行者,既促進(jìn)了廢棄自行車(chē)再利用,減少了大型垃圾量,又促進(jìn)了北海道當地的旅游事業(yè),為旅行者提供了廉價(jià)的便利。東京都町田市的“Zero Waste協(xié)會(huì )”組織了本市家庭垃圾的堆肥化處理。他們成功動(dòng)員了本市許多樓房住戶(hù)參與到廚房“濕”垃圾分類(lèi)活動(dòng)中,還利用休耕時(shí)期的農田進(jìn)行了“濕”垃圾堆肥實(shí)驗并付諸生產(chǎn)實(shí)踐,不僅減輕了市政府每天處理大量廚房垃圾的壓力,還為農村提供了理想的有機肥料,使得“Zero Waste”不再停留于口號。有著(zhù)異曲同工之妙的是沖繩那霸的循環(huán)運動(dòng)市民會(huì ),這個(gè)由當地居民組成的團體對該地區超市和食品工廠(chǎng)產(chǎn)生的大量殘存食物垃圾進(jìn)行調查、回收,并實(shí)施了飼料化實(shí)驗,又組織出售了由該類(lèi)垃圾飼料喂大的豬,成功整合了農戶(hù)、商家、政府部門(mén)的活動(dòng)。

  愛(ài)知縣名古屋市的“笠寺Recycle”是一項由名古屋女子大學(xué)服裝系學(xué)生與當地服裝業(yè)者團體之間合作完成的廢棄服裝的回收再利用項目。這里的服裝業(yè)者借助大學(xué)教室,開(kāi)設服裝課程,教當地居民如何用回收的廢棄布料、衣料進(jìn)行翻新,制成造型新穎的提包、帽子,并在當地商業(yè)街舉辦展示會(huì ),進(jìn)行出售。在整個(gè)回收制作過(guò)程中,大學(xué)不僅提供教室場(chǎng)地,還將其編入大學(xué)課程體系,大學(xué)生和市民一起選修這門(mén)課程,參與衣料、布料回收、設計、翻新工作。合作不僅實(shí)現了對廢棄衣布的回收再利用,還為大學(xué)與當地市民社會(huì )的交流提供了平臺,為當地市民的服飾設計注入了全新理念。

  垃圾分類(lèi)及與此相連的回收利用固然離不開(kāi)政府的支持,但如能充分發(fā)揮當地居民的力量,則可為垃圾減量、回收利用以及減少環(huán)境污染提供更多來(lái)自社會(huì )的支持,循環(huán)型社會(huì )也才能真正實(shí)現。

 ?。ㄗ髡邌挝唬褐袊Q蟠髮W(xué)法政學(xué)院社會(huì )學(xué)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