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wǎng)首頁(yè)|論壇|人文社區|客戶(hù)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網(wǎng)
以中國農村轉型為契機推動(dòng)社會(huì )學(xué)本土化
毛丹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報》2012年06月25日第321期
2012-08-07

  【核心提示】目前存在著(zhù)嚴重的社會(huì )學(xué)理論與農村社會(huì )學(xué)分支及農村經(jīng)驗研究脫節的現象,主要表現為社會(huì )學(xué)理論研究者不關(guān)心也無(wú)從解釋中國農村社會(huì ),而農村社會(huì )學(xué)經(jīng)驗研究的理論觀(guān)照則相對較弱。

   編者按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報》3月26日“社會(huì )學(xué)”版曾刊發(fā)《水利設施利用不當致“治理性干旱”》一文,引發(fā)積極的社會(huì )反響。本版以此為契機,反思中國農村社會(huì )學(xué)已有實(shí)踐,力圖推進(jìn)這一重要分支學(xué)科的發(fā)展。

  中國農村社會(huì )學(xué)面臨著(zhù)一些困境:一方面,中國作為一個(gè)“農村”大國,社會(huì )轉型時(shí)期的農村社會(huì )發(fā)展現狀似乎在滋養農村社會(huì )學(xué)的崛起,以至于社會(huì )學(xué)前輩們常常強調,今后能真正實(shí)現社會(huì )學(xué)本土化,在國際上享有聲譽(yù)的研究一定會(huì )出在此領(lǐng)域;另一方面,當一些農村社會(huì )學(xué)研究者被動(dòng)或主動(dòng)地卷入走向國際的各種行動(dòng)時(shí),卻發(fā)現在歐美社會(huì )學(xué)主流學(xué)者和理論中很難找到呼應?! ?/P>

  中國農村社會(huì )學(xué)在國際面臨“尷尬”  

  筆者也遇到過(guò)類(lèi)似問(wèn)題。前不久我曾委托芝加哥大學(xué)社會(huì )學(xué)系教授在北美社會(huì )學(xué)年會(huì )上發(fā)布浙江大學(xué)招聘農村社會(huì )學(xué)、社區社會(huì )學(xué)研究者的信息。朋友作答:社區社會(huì )學(xué)還可招到人,農村社會(huì )學(xué)恐怕難有人問(wèn)津,各校社會(huì )學(xué)系都未培養研究此領(lǐng)域的學(xué)生。這個(gè)直爽的回答不只印證了上述印象,還讓我聯(lián)想起另一件事:早些年就有同仁提醒我的幾位博士:你們干嘛老跟導師做農村研究,那有什么前途?我清楚地知道他的善意。他是想說(shuō):看中國城市化發(fā)展的勁頭,農村眼看就沒(méi)了,搞農村社會(huì )學(xué)相當于為農村做臨終看護,學(xué)術(shù)意義有限得很。

  筆者相信農村社會(huì )學(xué)研究者面臨這種尷尬會(huì )有多種樸素的應對。常用的應對方法是職業(yè)計算法:既然還存在與農村社會(huì )學(xué)相關(guān)的教學(xué)科研崗位和發(fā)表園地,那研究就仍有必要。精細者甚至預算,即便20年后中國城市化率超過(guò)70%,仍有數億人口生活在農村,龐大研究對象的持續存在說(shuō)明農村社會(huì )學(xué)還有發(fā)展空間。另外一種應對來(lái)自社會(huì )學(xué)傳統旨趣:社會(huì )學(xué)研究者應依靠社會(huì )學(xué)知識改良社會(huì ),農村問(wèn)題是中國社會(huì )轉型中最大焦點(diǎn)之一,農村社會(huì )學(xué)研究人員有什么理由為躋身國際社會(huì )學(xué)主流而放棄自己的關(guān)懷?所以,堅持發(fā)展中國農村社會(huì )學(xué)在很長(cháng)一個(gè)時(shí)期內多少關(guān)系到中國社會(huì )學(xué)者保持良知的問(wèn)題?! ?/P>

  研究中國自己的問(wèn)題  

  筆者相信這兩類(lèi)看法都有助于研究者認定:中國社會(huì )有自己的問(wèn)題,因此不必理會(huì )這個(gè)領(lǐng)域在國際上是否“時(shí)興”,按自己的興趣做研究就行。在實(shí)踐上我們也可觀(guān)察到:這兩類(lèi)看法的確在促成中國農村社會(huì )學(xué)研究的表面興盛。例如,這些年來(lái)做農村社會(huì )學(xué)研究的青年學(xué)者越來(lái)越多,有關(guān)鄉村組織、土地、農民工、留守人員、農村社會(huì )沖突、農村社會(huì )史及可被包括在農村政治社會(huì )學(xué)名目下各種題材的研究論著(zhù)數量極多,純粹依量計,農村社會(huì )學(xué)幾近于“顯學(xué)”。

  但是,中國農村社會(huì )學(xué)是否有持續的學(xué)科地位、學(xué)術(shù)貢獻、社會(huì )作用及能否贏(yíng)得國際尊重,主要不取決于此類(lèi)姿態(tài)上的堅持,也不可能依賴(lài)研究數量的堆砌。有一些問(wèn)題亟待解決。

  第一,目前存在著(zhù)嚴重的社會(huì )學(xué)理論與農村社會(huì )學(xué)分支及農村經(jīng)驗研究脫節的現象,主要表現為社會(huì )學(xué)理論研究者不關(guān)心也無(wú)從解釋中國農村社會(huì ),而農村社會(huì )學(xué)經(jīng)驗研究的理論觀(guān)照則相對較弱。要改變現狀,研究者尤其是經(jīng)驗研究者了解國外鄉村社會(huì )學(xué)的理論進(jìn)展仍是必要路徑。關(guān)于英語(yǔ)世界農村社會(huì )學(xué)研究稀見(jiàn)且長(cháng)期停滯的看法是種誤解。系統梳理Rural Sociology,Journal of Rural Studies,Sociologia Ruralis三種國際期刊最近20年的論文,可發(fā)現:雖上世紀50—80年代鄉村社會(huì )研究曾因“城市導向”而將描述鄉村社會(huì )特性與“病理”的研究作為重點(diǎn),農村社會(huì )學(xué)研究因缺乏獨特理論基礎而被邊緣化,但70年代末以后的各種鄉村修復運動(dòng)為農業(yè)政治經(jīng)濟學(xué)、新農村社會(huì )學(xué)的研究提供了動(dòng)力;90年代后,隨著(zhù)鄉村地區消費角色定位及其潛能的發(fā)掘,鄉村研究甚至發(fā)生扭轉,出現大量關(guān)于“鄉村性”的討論。從正面看,近20年出現的實(shí)體鄉村與建構鄉村的概念,從生產(chǎn)主義鄉村到后生產(chǎn)主義鄉村的概念轉型,以及鄉村轉型的普遍性和特殊性研究等都值得注意。從批評角度看,很多研究的去農業(yè)化、去社區化問(wèn)題也值得警醒。在很大程度上,僅強調中國農村獨特性、與發(fā)達國家無(wú)可比性、鄉村社會(huì )學(xué)理論沒(méi)有可通約性,很可能是懶人放棄理論關(guān)懷的一種美麗借口。   

  中國社會(huì )轉型為農村社會(huì )學(xué)發(fā)展提供空間  

  第二,開(kāi)展農村社會(huì )學(xué)的經(jīng)驗研究不等于被政策性問(wèn)題牽著(zhù)走。在我國著(zhù)力推動(dòng)城市化發(fā)展的大背景下,許多農村社會(huì )學(xué)的經(jīng)驗研究簡(jiǎn)單地用非農化、去農化的方子為農村“治病”,用社會(huì )學(xué)或看似社會(huì )學(xué)的語(yǔ)言,重復經(jīng)濟學(xué)的城市化主流理論,憐憫農民、農村、農業(yè)在城市化過(guò)程中付出的不必要的犧牲。筆者認為,農村社會(huì )學(xué)的經(jīng)驗研究,首先需要在布洛維的批判社會(huì )學(xué)、專(zhuān)業(yè)社會(huì )學(xué)、公共社會(huì )學(xué)意義上,弄清楚影響村莊命運的主要因素、研究者當持的價(jià)值,回應主流經(jīng)濟學(xué)的主流城市化理論。不清楚當代村莊的命運,各種具體的經(jīng)驗性研究就有可能是瑣碎和不必要的,農村社會(huì )學(xué)就真有可能淪為臨終看護學(xué)。

  第三,利用中國作為“農村”大國及農村變遷的經(jīng)驗事實(shí),努力發(fā)現和推動(dòng)社會(huì )學(xué)理論與知識的更新或擴充。斯科特的近作《逃避統治的藝術(shù)》提出,包括中國西南一些地區在內的地方存在自我蠻夷化、“文明不上山”現象。筆者覺(jué)得,在中國東部發(fā)達區域中的一些不發(fā)達山區存在 “文明半上山”現象:新中國成立后,國家的鄉村治理已有六十多年歷史,那些滯居偏遠不發(fā)達山區的六七十歲的農民在日常語(yǔ)言上演變出自己的一套體系,既不是“傳統農民”式的,也不是干部式的或城里人式的。比如他們習慣說(shuō)“大隊長(cháng)”而不是村主任或村長(cháng),習慣把自己所在自然村稱(chēng)為我們小隊。這類(lèi)“文明半上山”現象的主要意義,不在其提供了與斯科特相對的反例,而在于:被習慣歸于傳統村落類(lèi)型的農村社區早已變成國家力量與村落傳統力量共同作用的地方,村落充滿(mǎn)了由家庭、社區等組織起來(lái)的傳統性關(guān)系,以及由公社制和村民自治制塑造的組織關(guān)系,由政府組織影響的政治關(guān)系,甚至還滲透了因全球化影響而形成的隱蔽的“國際關(guān)系”。變動(dòng)的農村社會(huì )恰好呈現了現代社會(huì )的復雜性,無(wú)法以現有社會(huì )學(xué)理論去解釋?zhuān)渲邪ú嫉隙虻膶?shí)踐社會(huì )學(xué)理論。

  因此需要探尋中國的實(shí)踐,生產(chǎn)出有關(guān)中國的農村社會(huì )學(xué)理論,從而推動(dòng)中國學(xué)術(shù)增長(cháng)。

 ?。ㄗ髡邌挝唬赫憬髮W(xué)地方政府與社會(huì )治理研究中心)

  轉載請注明來(lái)源: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報